AAAT

肖耿:杠杆与系统性风险–中国面临的挑战与机会

时间:2018年7月25日 作者:Xiao Geng 

导读:

整体上,我对中国的金融杠杆和系统性风险还是比较乐观的,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过去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。首先我们要想想风险从哪里来的。实际上,有两类风险,我认为是一个是好的风险,就是中国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,有很...阅读全文

整体上,我对中国的金融杠杆和系统性风险还是比较乐观的,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过去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。

首先我们要想想风险从哪里来的。实际上,有两类风险,我认为是一个是好的风险,就是中国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,有很多试错,试错有成功的,也有失败的。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坏账,实际上是正常的。如果是试错成功的地方加了杠杆,它成功的影响就更大了,当然如果是失败的地方加杠杆的话,失败也很惨烈。

在这里主要有三个方面,中国过去改革的几十年,存在大规模的地区间资源重新分布,如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,是从北向南,从内地到沿海。这样导致我们沿海有很多成功的城市、成功的企业,也有非常成功的一些房地产项目。另外企业的变化也非常大,成功的企业、失败的企业都非常多,产业的变化也是非常大的。这个过程导致的这些坏账,我觉得是好的,实际上是对整个经济的市场化做出了贡献,我们的试错对制度创新是有巨大贡献的。这些坏账需要比较坚决果断地去冲销。到底谁去冲销、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,我觉得是需要深入研究的。但是基本的事实是,在这个过程中,资产的升值远远超过了坏账,所以这方面我们不会出现整体宏观上的资不抵债。

中国真正的风险在哪里呢?实际上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的一些投机的机会,主要在四个方面:其一,房地产投机。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,其实它反映了一个市场规律,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,很多人就以为房价只会上升不会下降,这就导致了加杠杆投机房地产。其二,股票,我就不多说了。其三,影子银行。在一段时期内,通过影子银行通道费中间获利巨大,导致了一系列的投机。其四,外汇。刚才我们也听到了,外汇如果是出现大幅度贬值、大幅度升值的时候,也会出现投机。

我为什么对中国的杠杆和系统性风险比较乐观?因为这四个方面,地产、股票、影子银行、外汇投机基本上都看不到了,很少了。接下来风险在哪里呢?就是外界对中国的杠杆和系统性风险非常不看好,原因在于他们看到的是数字,他们其实对实际情况的了解并不是那么深入,但是看到数字觉得很可怕,当然这个数字目前也在转好。

这里面的主要问题在哪里呢?我们没有一个果断的处理坏账的机制,所以我们很多的坏账还在账本上,非常难看。刚才我说了,我们过去40年,我们积累的资产远远超过我们现在账上的那些坏账。现在中国急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那些坏账彻底从账上冲销,冲销的结果就是我们整体的资产总量会有轻微的下降。

现在难处在什么地方呢?不知道谁去负责?谁的资产要被冲销?这个我觉得中央政府、地方政府都有责任,企业也有责任,但是最主要的,最终能够执行的,能够出面做决定冲销的可能还是中央政府。中国非常幸运,我们中央政府的财政状况是非常好的,中央政府的发债的潜力非常大,特别是长期的债券。

中国的国债市场太落后。中国按购买力平价2014年已经是第一大经济体,当然按照现金来算是第二大经济体,我们的国债市场跟美元的国债市场比,规模、深度、广度都不够。我认为中国目前需要发行大量的国债,作为安全资产,特别是让国外的投资者购买,回报率高又安全。这些长期国债用来干吗呢?就是用来冲销我们改革开放40年所积累的坏账、垃圾,这样可以让我们国家财政状况大大改观,可以轻装上阵,进行下一阶段的改革与开放。

我们有什么优势呢?中国实际上有很大的经济规模,中国商业银行规模非常大,内部自己就冲销了很多风险。我们的储蓄率虽然有所下降,但是还是非常高,我们的增长率还是非常高。最重要的优势是什么呢?我们政府执行力非常高,问题是要看到它需要做什么。我们过去很多的错误,别人在批评的时候,我们已经改过来了,刚才讲到我们债务增长很快,世界银行、国际货币组织的研究报告发表的时候,我们已经改过来了,这是我们的优势。

但是我们的挑战又在哪里?一个最重要的挑战是:中国的市场经济还不是非常规范,它漏洞太多,投机取巧人太多,总是可以找出很多漏洞,并利用这个漏洞把它放大、加杠杆获利寻租,最后导致高杠杆及系统性风险。

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目前外界对我们的压力是非常大的——贸易战、要求中国市场开放的压力非常大。在这种压力下,我觉得我们必须要非常迅速的,把历史遗留的坏账迅速、彻底冲销。利用我们现在国债市场发展潜力助力改革。国债市场一旦发展起来,对人民币的国际化,对人民币的竞争力,对稳定市场是非常重要的。

冲销了我们历史遗留的坏账以后,接下来我们要把所有的金融市场统一起来。现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分割现象非常严重,各种规定,本来银行的钱是面对所有客户的,市场利率是多少加上风险溢价,就是借贷成本,大家都是面对同样的基准利率,但是我们有各种各样的、不是双轨制而是多轨制利率及信贷体制。这些是阻挠中国下一步改革开放和增长的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最后,实际上回想亚洲金融风暴的时候,朱镕基总理在任的时候对三角债进行了一个彻底的清理,那次改革为我们后来的2000年以后的经济增长做出重大的贡献,我觉得中国目前就需要一次大规模坏账冲销,推进杠杆及系统性风险的基础性改革和建设。

分享到:
0
往期回顾